艾尔莉莉

来自魔界花澡堂子的咸鱼
杂食党,什么都吃

【ff14】无题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艾默里克】
  “好,一路顺风。”
  他看着你的背影,神色晦暗不明。
  ——又被丢下了啊………
  
  【埃斯蒂尼安】
  “不需要。”
  他皱着眉拍开你的手,不顾你迷茫无措的神情头也不回的离去。
  ——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什么了。
  
  【泽菲兰】
  “谢谢。”
  他始终谦和有礼,却再不肯朝你前进一步。
  ——因为……我还在背负着这把剑啊……
  
  【奥尔什方】
  “你是……我的挚友。”
  他对你笑着,眼底却深藏着痛苦。
  ——不可以,不许说出口……不能将这个人束缚住……
  
  【桑克瑞德】
  “哟。”
  他轻佻的吹了个口哨,逗笑了姑娘们,也成功的激怒了你。
  ——你是虚伪之中唯一的真实……所以才不敢触碰啊……
  
  【阿尔菲诺】
  “辛苦了。”
  他面上笑着,背负在身后的手却狠狠攥住。
  ——我想要的是并肩作战,而不是被护在羽翼之下。
  
  【芝诺斯】
  他凝视着断刀,发出了愉悦而疯狂的笑声来。
  ——你和我是同类人,战斗至死将是我们唯一的结局。

#正篇(?)

1.“……爱美丽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死!!!就差一个人质了啊!!!不想再失败了啊啊啊啊啊!”

2.埃斯蒂尼安(龙骑士)【隐藏技能】:百发百中后跳掉悬崖。

3.“……光战阁下,很感激您的天赐,但还是求您不要再用神圣了。”

4.你看着一邮箱的豹纹裤衩,默默点了退回邮件。

5.只要我隐身的够快,光之战士就看不到我在摸鱼!

6.“……谁来把这位脆皮又只奶宝宝还敢站t前面脸吃技能的宝石兽染色师拉回去?”

7.系统提示:芝诺斯向你提出了删号战的请求。
你十动然拒,并掏出了鱼竿幻卡和野菜。

【ff14】青年(二)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当你与全员一起长大,接青年(一)】
4.【预警】含微量4.3剧透

  【艾默里克】
  “喂,你会…继任成为教皇吗?”
  “不会。”
  他抬头看向你,话语中带了点说不出来的意味,让你的脸一下子红透,
  “神职人员可是无法实现幼时诺言的啊……”
  
  【埃斯蒂尼安】
  “我饿了。”
  “你……”
  他瞪了你一会,取来还未动过的糕点往你手中一塞,没好气地说着,
  “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我看你是想在对战中用重量胜过龙族吧!”
  
  【奥尔什方】
  “我回来啦!”
  他的眼睛一亮,正要说点什么却被你飞扑抱住,他赶忙接住你,
  “我想你了……”
  你听到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应和声:“嗯,我也是。”
  
  【泽菲兰】
  你偷偷伸手拽他的披风。
  见他没反应便使了些力气,竟把他拽了个趔趄,你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哇忠心耿耿的总长大人你居然也会偷偷打瞌睡……”
  “咳咳……”
  他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沙里贝尔】
  “……失、失败了……”
  “再来。”
  “你怎么这么蠢。”
  他一脸嫌弃却还是握住了你的手,
  “看好了,是这样…”
  “但…那个…我…”
  “嗯哼?”
  他威胁着睇了你一眼。
  你默默把那句其实你和水属性亲和更高咽了下去。
  
  【桑克瑞德】
  “行了行了别哭了……”
  你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细心地安抚着怀里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转头自己偷偷嘀咕着,
  “谁叫你脚踏几只船的……”
  你却没看到他嘴角得逞般的笑意。
  
  【阿尔菲诺】
  你在少年平缓的读书声中入睡。
  他合上书,看着你的睡颜叹了口气,轻抚上你的脸颊:“也只有这种时候这么乖。”
  他吻在你的眉心处,
  “晚安。”
  
  【芝诺斯】
  “所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身体被人抢了?那你的大腚……咳咳咳,身体还找的回来吗?”
  精灵看了你一眼,呵呵一笑,站了起来用身高鄙视着你:“搬离帝国后,你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ff14】青年(一)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当你与全员一起长大.接少年篇】
4.补了一段沙里姐姐

  【艾默里克】
  “要好好加油啊!”
  你目送他走向神殿骑士的队伍,低头看着手里的长枪,情绪有些低落。
  
  【埃斯蒂尼安】
  你们第一次产生了争执。
  “还拥有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失去之人的想法。”
  冷冷丢下一句,他就那样转身离开,就好像要永远的离开你的世界。
  而你还怔愣在原地。
  
  【奥尔什方】
  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是一名侍奉于福尔唐家的骑士了。
  “怎么了?”
  “……没什么。”
  你在那独角兽徽章上一扫而过,对着与你一同巡逻的伙伴摇了摇头。
  
  【泽菲兰】
  别人都在看着教皇,唯有你注视着他身边的新任总长。
  他却始终崇敬又专注的看着教皇,没有看向你。
  
  【沙里贝尔.少年】
  ——孤儿院的冬天总是非常冷。
  你甚至想冒险偷溜到院长的房间里取暖。
  “如果你还想被打那你就去吧——”
  他拉长了语调,不耐烦的说着,但还是握住了你的手。
  ——他的掌心却始终非常温暖。
  
  【沙里贝尔.青年】
  他在火光之中笑了起来,轻摸着你的脸,笑容甜腻,语气低柔:“怎么,害怕了?”
  眼神是你从未见过的阴狠。
  
  【桑克瑞德】
  你听人说起他,便摆摆手。
  “他啊,成为那位贵族大人的狗腿咯,可不会再回来这种地方了。”
  —— 一声道别都没有,这样迫不及待的………
  心脏却在一揪一揪的疼着。
  
  【阿尔菲诺】
  “………你要走了?”
  “嗯。”
  你笑了下,探手去摸他的头,
  “抱歉,读书什么的……果然不适合我呢。”
  他躲开了你的手,眼神越发委屈。
  
  【芝诺斯】
  他的刀上占满了不知是谁的鲜血,脸上是疯狂而肆意的笑。
  然后他转身将刀对准了你。
  “滚开,我身边——不需要无用之人!”

【ff14】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
4.【当你突然高歌一曲】

  【艾默里克】
  “………英雄阁下………”
  他抽了抽嘴角,但还是努力的夸了你一句,
  “您……唱的……挺好的……”
  “真的吗,那我以后天天唱给你听!”
  “…………”
  
  【埃斯蒂尼安】
  “……………”
  他瞪大了眼睛,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你,
  “你和那群海狸待久了被传染了?”
  
  【泽菲兰】
  他轻吸了一口气,看向你的眼神复杂难言。
  ——随后他帮你叫了两个医疗兵过来。
  
  【奥尔什方】
  “挚友唱的真好听!”
  他的表情格外真诚,似乎发自内心这么想,甚至跃跃欲试地想和你对唱一番。
  
  【沙里贝尔】
  他一直保持着微笑,甚至拖来了奥默里克一起旁听。
  直到后者受不了,对着你就是一个冰三。
  
  【桑克瑞德】
  “………自己人,别开腔。”
  他眼含热泪的望着你,已经做好了土遁的起手式。
  
  【阿尔菲诺】
  “……………”
  阿莉塞在给你鼓掌,还时不时应和几句,他看了你一眼又看了妹妹一眼,最终绝望的拿起了耳塞。
  
  【芝诺斯】
  “…………你……”
  被你吓的一哆嗦的皇太子面色不善的看向你,隐隐发出红光的妖刀扬起抵住你额头,
  “闭嘴。”

【ff14】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

  【艾默里克】
  你假装有事要跟他说,然后趁他不注意给了他一拳。
  …………
  “艾默里克!!艾默里克!!!你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
  …………
  最后你看着他的尸体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你为什么这么脆啊爱美丽……”
  
  【埃斯蒂尼安】
  你悄咪咪叫他过来,并恳求他摘下头盔。
  他哼了一声,撇了你一眼——他知道你最喜欢他的脸了。
  然后你拔了一把他的头毛就跑。
  “?????你给我站住——”
  后续是,你被暴怒的大师兄从伊修加德追杀到了多玛。
  
  【奥尔什方】
  你给了他一下子。
  “……嗷!”
  “挚友??你…你还好吗?”
  你泪汪汪地捧着手看他:“你怎么这么硬啊…”
  他腼腆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你:“其实我别的地方……也很硬……挚友要不要再试试?”
  “?????”
  
  【泽菲兰】
  你冲他招了招手,他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来。
  “英雄阁下……”
  你把他的肩甲掰下来就跑。
  “……………?”
  他摸着自己空落落的肩膀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桑克瑞德】
  你用隐遁接近了正在同妹子们谈笑风生的某人,并对着他的腰带伸出了罪恶之手。
  却被他一把拽住,破了隐遁。
  “那可真是抱歉呢,我今天晚上有约了。”
  他紧搂住你不肯让你跑走,用满含笑意的眼神凝视着你。
  
  【阿尔菲诺】
  他看着自己的宝石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沉思良久,他抱起宝石兽,试探着啃了一口——甜的。
        能将蛋糕做成这样也只有那个人了………
  他哭笑不得的将其放下,摸着写有生日快乐的贺卡。
  “真是………”
  
  【芝诺斯】
  “别动!”
  你并不温柔的制止了他,并提出要帮他戴上头盔。
  你目送着他出门去,终于撑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并利索的收拾了行礼打算去红玉海看望朋友。
  …………
  皇太子看着手上做成滑稽外形的面具,旁边的下属一个个都紧闭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跑了?……呵。”
  他攥紧了武器,露出一个带着狰狞的微笑。

#爱美丽是真的脆
#救小弟时不知道可以不打完就跑,老爷愣是扛住了所有的怪

【ff14】少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艾默里克】
  他唤你小名,然后也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看着你。
  你心虚的撇过头去:“干…干嘛…”
  他还是不说话,直到你抵抗不住压力将藏起来的糖浆交出。
  
  【埃斯蒂尼安】
  你将自家新出生的小羊羔抱起给他看,不自觉笑得牙不见眼。
  他扁了扁嘴,小声嘟囔一句:“傻乎乎的。”
  
  【奥尔什方】
  你和他一起扒在墙边看巡逻的骑士走过。
  “我想成为骑士!”
  他的眼睛亮了。
  你想了想,跟着说了一句:“那…我也要成为骑士!”
  
  【泽菲兰】
  你的小伙伴不太喜欢笑。
  直到某一天他见到了教皇陛下。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和难得的笑脸,你叹了口气:“好嘛,我也努力一把,和你一起?”
  
  【桑克瑞德】
  “嘿,今天收获怎么样?”
  “还不错。”
  他看着你挑了挑眉,抹了把脸上的汗,随意丢给你一块糖,
  “诺,意外赠品。”
  
  【阿尔菲诺】
  “这道题……”
  你看了一会,眼皮子就开始打架,索性往桌子上一趴:“我看我是没法陪你去大学了……”
  “………努力一下,你…可以的,相信你自己……”
  他干巴巴的安慰着你。
  
  【芝诺斯】
  “……您又受伤了呀…”
  你小声地抱怨,但还是拿起了绷带替他处理伤口。
  “那群人,哼。”
  他笑了一声,满不在意地模样,随后又不满地单手拽住你衣领,
  “都说了,私下不许用敬语。”
  

【ff14】活下去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4.【最终之战】

  【总】
  “你得活下去。”
  “…因为我是……英雄?”
  
  【艾默里克】
  他没有笑,只是轻抚你脸颊,专注的凝视着你。
  像是要把你刻在心里一般。
  “抱歉,恐怕……我要失约了。”
  
  【埃斯蒂尼安】
  “不。”
  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就好像你俩还在伊修加德时一样,
  “因为……我希望你活下去。”
  他松开了手。
  
  【奥尔什方】
  他将破碎的盾牌立于身前。
  “你是我的挚友啊。”
  即使看不到他的正面,也能想象出他脸上的表情——是眼睛会稍稍弯起的,温柔的笑,
  “……我一定会守护你的。”
  
  【泽菲兰】
  教皇厅的门闭合,将你俩阻隔开来,就如以往一样——只是这一次,你在门内。
  “……英雄阁下。”
  他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听不大真切,
  “珍重。”
  
  【桑克瑞德】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你。”
  他还在不正经的笑,而后他从背后轻轻拥住你,贴在你耳边低语,
  “往前跑,不要回头。”
  
  【阿尔菲诺】
  “你对我来说……”
  他像是遇到了历代学者都无法解答的难题,眉头微微蹙起,又舒展开来,
  “不只是同伴。”
  
  【芝诺斯】
  “英雄?那是什么东西。”
  他提起破损的爱刀又挥出一击,半点不在意身上的伤口,只张狂大笑,
  “我可不想以后过的太没滋味。”

【乱扯的段子】
——讨伐八人组
爱美丽:沉迷弹琴被boss捶死
大师兄:后跳入悬崖
老爷:因为队友太不靠谱奶到空蓝
泽菲兰:因为队友太不靠谱选择退本
老桑:网络太差掉线中
阿尔菲诺:气炎法x1000
芝诺斯:没修装备零耐久进本
光之战士:靠着挚友的爱意苟到了最后

【ff14】重逢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4.【一声不响离开后】

  【艾默里克】
  你从未想过会再见到他,便有点尴尬的同他打了声招呼。
  一身冒险者装束的他坐下来,如陌生人一般同你交谈:“曾有人许诺会与我一同旅行……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实现的一天。”
  你愣了下,点点头:“……会的,会实现的。”
  “……真可惜。”
  他握住你的手,开玩笑般说道,
  “我可是打算着,若得不到回答,就将你直接带回去藏起来呢………”
  
  【埃斯蒂尼安】
  他不给你躲藏的机会,直接上前来把你揪了出去,然后就不说话了。
  “你可真会躲啊,嗯?”
  好半天他才咬着牙蹦出一句,然后掏出了似乎是用在飞空艇上的绳索。
  “……大师兄,有话好说……”
  “是啊。”
  他呵笑着将你捆起来,
  “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说。”
  
  【奥尔什方】
  你很意外能在这里看到他,便下意识的唤了声他的名字。
  ——他还是那样,又好像有哪里变了。
  他笑着看你,伸展开手臂:“不给我来个拥抱吗?”
  你犹豫了下,还是磨磨蹭蹭上前,然而拥抱之后你却发现自己再无法离开他半步。
  他抚上你的头顶,将你再度压回怀里,叹息般说道:“终于抓到你了。”
  
  【泽菲兰】
  天知道总长大人怎么会变得如此狡猾。
  白天你瞧见他时便匆匆避开,登上了去往他国的船只,只以为他未曾发现,却不想他只是在等你放松警惕。
  “您真是太过狠心了。”
  他将你抓住,然后抱住你,轻吻过你的耳垂。
  
  【桑克瑞德】
  “可真是让我好找。”
  白发青年从暗处出来,悠悠然走向跌倒在地动弹不得的你。
  “好久不见……”
  他将你轻轻抱起,语调轻松,面上却毫无笑意,
  “……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阿尔菲诺】
  “嗯……我是怎么找到你的?”
  他低垂下眼,露出了带有几分羞涩的笑来,
  “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哪里,从始,至终。”
  看着你不敢置信的模样,他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这么惊讶呢?好歹,我也是大家族的继承人啊。”
  他走上前来轻轻拨弄着你身上特制的锁链,眸中有你看不透的东西,
  “终于,又见到你了。”
  
  【芝诺斯】
  当你被几个帝国精兵抓住,他们还称你为贼人时你是一脸懵逼的。
  还没能想办法逃走——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你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便见到了某位太子殿下。
  有对超越之力十分了解的人在,也难怪你跑不走。
  你被丢到他脚下,费力的抬起头瞪他:“你想干什么——”
  “你将留在我身边。”
  你被他拢在怀里,他轻抚你的后背,脸上是肆意的笑,
  “……没有第二个选择。”

果然还是更喜欢段子
长坑一旦断了一段时间就会忘记很多东西…

【ff14】傀儡师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bg向预警

        【第三章】

  【我要得到他。】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
  “哥哥。”
  金发苍白的姑娘站在帝国皇太子身前,越发显得瘦弱而可怜。
  “你做的很好。”
  他的声音透过面具传来,似乎还带了几分愉悦,
  “想要什么?”
  “……你。”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湛蓝色的眼睛一点点暗了下来,
  “我想要你。”
  …………
  【我爱上了我的哥哥。】
  【我罪无可恕。】
  【但若能得到他,即使是坠入地狱,也心甘情愿。】
  …………
  他像是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有所回应:“哦?”
  他轻抚过少女娇嫩的脸颊,将她拖的离自己更近了些,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的。”
  她毫不畏惧,甚至将手搭上他的,
  “我知道。”
  …………
  【日复一日的,纠缠在心底的爱意。】
  …………
  送上门去的自然无法被珍惜。
  尽管动作粗暴到身体受损,但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就会十分满足……那之后,这段奇怪的关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呼吸交织时的对视,臂膀相触的温暖。
  她贪恋着与他的亲密。
  ……………
  【我爱他。】
  【我爱他如晨辉的金发。】
  【我爱他如深海的双眸。】
  【我爱他。】
  ……………
  直到他成为军团长的那一刻。
  仿佛预知到将要失去,心底忐忑不安的同时,另一个念头越发明显——
  把他,永远的,留在身边。
  ……………
  “哼…”
  他将她抵在墙上,啃咬的动作像头野蛮的小兽,些微的血腥味使他越发兴奋。
  “哥哥……”
  带着喘息的呼唤隐没在暧昧之中。
  ……………
  【我不会忘记,他回眸向我看来的那一幕。】
  ……………
  前线传来皇太子战死的消息。
  她冷静到近乎无情的程度:“这很好。”
  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了。
  ……………
  【想要将他画进画里。】
  【想要将他写进书里。】
  【想要将他,藏在某处。】
  ……………
  她唤他的名字,他十分乖顺的走过来,将头抵在她的膝上,安静的听着她念书。
  理顺有些凌乱的金发,她问他:“离开我之后,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千篇一律的回答,他说他不想离开。
  真是……美妙的谎言。
  她低垂下眼,轻声说:“这可由不得你呀。”
  …………
  【因一眼而生的执念,因执念而生的爱意。】
  【因爱意而生的疯狂。】
  …………
  她在某一天永远沉睡。
  留给他的就只有两把刀。
  看着无名的墓碑,他微微扬起一个似有些嘲讽的笑。
  …………
  “愧疚同时因背德而产生快感,痛苦又沉迷其中。”
  “一直以为自己爱着的不过是皮相,若真的只是如此,又为何要在最后放手呢。”
  …………
  【……强大的力量?】
  【无法救下想救的人,无法改变发生的事,因而痛苦不堪的东西,能有什么意义……】
  【成为英雄?没有人能来拯救我,我为什么要去拯救其他人?……它对我来说,只是负担。】
  【——那便用来交换些你想要的东西吧。】
  …………
  年轻人突然开口:“你……在通过你的顾客们,搜集着什么。”
  “真聪明啊。”
  女人咯咯笑着,并将一个做工精致的娃娃举起,
  “是不是很眼熟?”
  年轻人闻言望向娃娃蓝色的双眸,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异样。
  “这世界上,没有我做不成的生意哦。”
  …………
  【他是厌恶着她的。】
  【——不管是与脆弱身体并不相符的强大能力,还是看向他时那自以为掩藏很好的眷恋眼神。】
  【小心翼翼的游走在周围,忐忑不安的触碰………真的接近了,又会迅速退开,除了一张精致的脸,毫无优点。】
  【——她似乎并不知道他们并非血亲。】
  【在她大着胆子提出荒诞赌约时,他同意了,甚至还有些感兴趣——算不得强者,如今看来也不是弱者的人,究竟能做到哪种程度。】
  【而她竟然会提出那样的条件。】
  【看那张脸露出沉迷与痛苦交织的神情,似乎也很有趣。】
  【……后来?】
  【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竟将已经死去的他重新唤回人间,然后……】
  【——自己离开了。】
        ……………
  【“原来是你一手促成。”】
  【他脸上满是对那种最后温柔的不屑一顾,】
  【“把你的东西拿回去,我不需要。”】
        ……………
  【……若说陷入癫狂。】
  【他也差不到哪里去。】
  【到最后他都没有明白。】
  【一直都没有。】

对自己记性太高估了
原本要写的忘了好多Orz
结果最后出来的就这德行了
请见谅

【ff14】幼年体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当他们变小】

  【艾默里克】
  小小的议长阁下也是一头卷毛,软乎乎的,手感特别好。
  你呼噜他头毛的时候,见他捧着茶杯的样子实在是费劲,甚至差点将一勺子糖浆送到鼻子上去,便没忍住将茶具拿过:“哎,得了,我来喂你吧。”
  他含住汤匙眨眼看你。
  
  【埃斯蒂尼安】
  幼年体的大师兄是个小胖墩。
  圆嘟嘟的脸,肉滚滚的小身子。
  倔强的小胖墩拒绝了你的帮助,一定要自己从椅子上爬下来,却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你没绷住,“噗嗤”一声,他爬起来委屈又生气地瞪你,顺带给了你一脚。
  踹人的姿势还是一如既往的利索呢,大师兄。
  
  【奥尔什方】
  见你来了,正试图将捡回来的泥团捏出形状的骑士阁下立刻将手里的艺术品丢到一边去,扑上前来抱住你,满眼期待,肚子也十分响亮的配合起来。
  你将托盘放到一边,先给他擦起了手,无奈道:“你不当艺术家真是可惜了。”
  他歪了歪头,嘿嘿一笑。
  
  【泽菲兰】
  总长大人很乖,让人特别省心。
  吃饭,洗漱,一举一动间显得特别稳当。
  只是…………
  你拉着被子,嘴角抽了抽:“……这样,不好吧?”
  抱着枕头的他一下子显得特别失落,翠绿的眼睛都变得湿漉漉的。
  那小模样看得你心忽悠悠一颤,立刻说道:“行!可以!完全没问题!”
  
  【桑克瑞德】
  情报员先生小时候皮的厉害。
  一时没盯住,他又不知第几百次爬上了屋顶。
  你生气地指着在边缘晃悠的皮猴子,正要放点狠话,却见他脚下一滑,就这样掉了下来,你也再顾不得教训他,赶忙上去接住。
  白发男孩圈住你的脖子mua了你一口,然后笑嘻嘻地看着你。
  
  【阿尔菲诺】
  就在你要关灯离开的时候,他拉了拉你的袖子,满眼期待的看着你。
  “你也想听故事?”
  他不好意思的垂下眼,拽着你袖子的手却没有松开,这是你刚刚为了哄他妹妹而做的事,
  “……好嘛,就当给你弥补一下童年吧。”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你看向他,发现他早已闭上眼,安安静静睡去。
  你便笑了一下,轻吻他的额头:“晚安。”
  
  【芝诺斯】
  太子殿下也曾有过可爱的时候。
  你戳了戳他粉嫩嫩的脸,又手贱的摸了下他额头的天眼,得来他不耐烦的瞪视拍开二连,甚至想拔出刀来和你对砍一番。
  ——不过大概,没人有胆子逗他吧。
  “这么暴躁干吗。”
  你轻轻松松单手按住了挣扎个不停的小太子,并用另一只手弹了下他的额头。
  ——但是你敢啊。

以后段子系列可能会变少
毕竟还有坑没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