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莉莉

来自魔界花澡堂子的咸鱼
杂食党,什么都吃

【楚留香手游】中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一起长大.中年篇

  【蔡居诚】
  你一边将糖塞进嘴里一边含含糊糊的应着:“就一颗,就一颗!”
  见他又一副要开始絮叨你的模样你赶忙捂住耳朵装听不见。
  他顿时露出了一副又无奈又头疼的表情来——年岁渐长,他的脾气好了很多,对你也越发纵容起来。
  最后他也只是拿了你的零食袋,寻思着这次一定要找个更稳妥的地方藏起来。
  
  【邱居新】
  “师兄……”
  你迷迷瞪瞪的打了个哈欠,他便眯着眼看你,拍了拍你的后背。
  “好困,不想起……”
  “那便再睡一会。”
  “不去晨练了吗……”
  “不去了,睡吧。”
  说完他抬手将你圈在怀里,两人相偎着再度睡去。
  
  【郑居和】
  你看着那些香客围着他打转,心里醋的厉害又不好意思跟一群年轻人挤一块,便举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好浓的酸味。”
  “我才没有…!”
  你气呼呼的把书拍在桌上,越想越委屈,便扑上前去拧他的衣带,
  “大师兄是我的!”
  “是。”
  他亲了亲你的发顶,
  “你也是我的。”
  
  【萧疏寒】
  “掌门大人,你就这么翘班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
  他接过你手里的花灯:“我门下弟子应早些独立才是。”
  你拽住他的袖子笑得前仰后合,险些没跌到地上去,他扶了你一把顺势把你拉近了些,眸中是脉脉温情。
  
  【方思明】
  “明明…”
  你歪斜在贵妃塌上好像一条咸鱼。
  “明明…”
  他不理你,你的声音越发哀怨。
  “明明……”
  他忍无可忍的放下手中游记,将一颗葡萄塞进你嘴里:“闭嘴。”
  你眨眨眼,侧过头去舔了舔他的掌心,引得他一瞬慌乱,便满足的想着——哎呀,他真可爱。
  
  【原随云】
  你眼尖的捕捉到了他指尖那滴坠落的血珠,顿时心中一揪,赶忙扔下手边账本扑到他身边去。
  “少爷。”
  即使多年以后你俩关系发生改变,你也依然习惯唤他旧称,
  “你可以不用这么勤奋的……”
  他笑而不语,只用另一只手抚过你脸颊。
  
  【南无生】
  你接过碗乖巧的应着,等他走远了就赶忙将之倒到了盆栽里,一回头却发现他正站在窗口那默不作声的盯着你。
  你尴尬一笑,将碗放到一边,弱弱的来了句:“我这不,寻思着,怕过了病气给它,让它也补补……”
  这话说的你自己都不信。
  他也不说话,只将手里另一碗药递给你,你见躲不过便捏着鼻子强行灌下,他便又掏出了手帕给你擦拭嘴角。
  “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他端起盆栽冲你微微一笑:“吃土。”

【楚留香手游】吃醋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蔡居诚】
  他终是忍无可忍,拍桌子让你闭嘴:“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明明是你不理我的……”
  “哼。”
  听到你说这话,他面上现了些许怒意,
  “你还来干什么?!去找那个陪你跑商的人啊!”
  
  【邱居新】
  “师兄,我走啦。”
  “……嗯。”
  “师兄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一直安静擦拭着手中长剑的他这才抬起头望向你,幽幽道了一句:“不必,我相信那人……会照顾好你的。”
  
  【萧疏寒】
  “不可。”
  不管你如何求他,他也无动于衷,甚至眼都不抬,
  “你功课尚未做完,如何下山?……这位少侠。”
  他看向你身边的人,
  “不知尊师何时可将欠款还清?”
  
  【郑居和】
  “好,早些回来。”
  温柔的抚过你头顶后,他望向你身旁的人,惯常的笑容中多了点不明的意味,
  “那便……有劳这位大侠了。”
  最后几个字落得极轻,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楚留香】
  “……他对你好吗?”
  你觉得这问话有点奇怪,但也没太在意,就随意的点了点头,还问他有没有需要你带的东西。
  他似是想要摸你的头但最终还是将手收回,只摇了摇头又笑着说道:“这便好。”
  
  【胡铁花】
  他看了看你又看了看你身后的队友,如此反复几次后他干笑几声:“看样子少侠今天是没空陪我喝酒了?”
  不待你回答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等你回来再说,等你回来再说……快走吧,别让那个人等急了。”
  
  【方思明】
  “你又如此轻易相信他人。”
  见你摸着脑袋傻乎乎替人解释,他便撇过头去冷声道,
  “罢了,随你……我原也没资格跟你说这些。”
  你未曾听清他说的后半句,而他也不肯再重复一遍。
  
  【原随云】
  “……是么。”
  明明是大晴天,但不知怎的你背后一凉,整个人都哆嗦了下,便赶忙接过那杯热茶——咦,今天的茶怎么苦的厉害?
  他轻轻放下杯盏,微扬嘴角,温声关切道:“天气寒凉,少侠还要多注意保暖才是。”
  
  【南无生】
  你的队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说着要如厕就跑走了。
  你正纳闷的时候,他走至你身旁,目不转睛的盯着你,你虽不知怎么回事,但还是莫名感到了心虚。
  他将你坐立不安的模样尽收眼底,淡淡道:“注意安全。”

#
最近被家园吸引回归
第一件事就是把蔡师兄绑回了家(你)
磨了他二十多分钟才把人绑走,头秃

【楚留香手游】青年(二)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接青年(一)】
4.补了郑居和大师兄的两段

  【蔡居诚】
  “师兄……”
  “闭嘴。”
  “师兄………”
  “'……闭嘴!”
  “师兄……………”
  “别叫了!你叫魂呢!烦死了!”
  他瞪着你,又气又恼,
  “你过来干嘛?是不是邱居新叫你来看我笑话的?!”
  “师兄你干嘛总把锅甩给邱师兄……”
  你小小声说着,又在他发火之前补了一句,
  “就不能是我自己想你来的吗…”
  他愣了一下,脸红了。
  
  【邱居新】
  “师兄我要下山。”
  “……嗯。”
  他摸了摸你的头,
  “防备着些他人。”
  ——就等着这句话呢。
  你立刻扬起笑脸抓住他的胳膊:“那师兄和我一起下山不就好了?——不许不答应,师兄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我偷出来了!”
  
  【萧疏寒】
  “小药罐!小药罐!我来看你啦!”
  他怔怔的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你:“…………你?”
  “我想了想,武当忙于修行,总是缺一个招待香客的人吧,所以我就来了——不许赶我回去,你们掌门都同意了!”
  你扑上前去扒拉他,
  “哇你竟然胖了……快说,你是不是偷偷吃肉了!”
  他纵容而又宠溺的环住你。
  
  【郑居和.少年】
  “不行,这个归我了!”
  他茫然的看看你手里的糕点,又看看你:“可是这是……”
  “不管不管,它归我了。”
  你抱紧了糕点盒子,理直气壮的说,
  “你是大师兄,我是最小的,所以这个就归我了!”
  他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就露出了十分复杂的眼神:“归你归你,都是你的。”
  
  【郑居和.青年(一)】
  “你啊……”
  他凑近你,眼底暗藏了数不尽的疯狂,
  “为何………”
  他从你的头顶轻抚至你的肩膀,用力捏住,不顾你吃痛的吸气,声音中充满了厌倦,
  “总是这般天真呢?”
  
  【郑居和】
  “师兄,能不能和你的心魔商量个事?”
  你突然趴在桌上去拽他的衣领。
  “嗯?”
  “就是……我们做这样那样事的时候他可不可以不要出来?”
  “什……什么?”
  他第一次露出了茫然无措的表情看着你。
  你笑嘻嘻的亲了亲他的手:“就是这样那样的事呀。”
  
  【楚留香】
  “师兄,听说你有不少红颜知己。”
  “不,其实……”
  他为难的看了一眼你,试图解释清楚,
  “那个……”
  “不用解释了。”
  你按住他的肩,认真的说道,
  “快点告诉我都有谁,我好去安慰受了情伤的小姐姐!”
  ——然后趁虚而入嘿嘿嘿!
  “……………”
  
  【胡铁花】
  “……钱花光了。”
  “要不我们……?”
  “去铁公鸡那?不行不行,绝对会被他轰出来……所以我们去老臭虫那蹭吃蹭喝吧!”
  你和他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嘿嘿笑了起来。
  达成共识.jpg。
  
  【方思明】
  “你来作什么?”
  “都说了是来当卧底的你还不信?”
  你手欠去拽他腰间的链子,毫无意外的被挠了一爪子,
  “有哪个地方会比少主身边更合适呢?”
  “……呵。”
  他看着你揉手的模样轻笑起来,
  “武功不行,胡说八道倒是可以的。”
  
  【原随云】
  “谁……少爷?!”
  “嗯。”
  他偏了偏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
  “你家那位呢?”
  “哪位……呃。”
  你下意识的接过了他的琴,并引着他在椅子上坐下——当然你也没忘了放上一块软垫。
  “就……就那样呗。”
  你想起当初用来骗过管家离开山庄的理由,不由得有些心虚。
  “是吗。”
  他低笑起来,手像是无意识的搭在了你的手上,
  “甚好。”
  
  【南无生】
  “吃药。”
  “不!”
  “你大病初愈……”
  “不吃就不吃就不!”
  你十分有骨气的缩着不肯出来,转了转眼珠子又吐出一句来挑衅,
  “除非……你用嘴喂我。”
  他静静的看了你两秒,忽而一仰脖,接着又凑上前来,将一些苦汁子渡到你嘴里。
  “满意了?”

【楚留香手游】青年(一)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4.接【少年】

  【蔡居诚】
  “……师兄……”
  他没有理会你,转身就走。
  “师兄!”
  你心里一急,直接上手拽住他的袖子,
  “师兄你别难过……下次一定…!”
  “……滚开!”
  他用了十足的力气甩开你,眼睛里第一次显露出明白的厌恶与痛恨,
  “你和他……你和那家伙也是一样的!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
  
  【邱居新】
  他捂住了手臂上的伤口,沉默不语。
  但你也知道他心里不好过。
  “师兄……”
  你轻轻拉住他,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陪着他。
  
  【萧疏寒】
  “……你要去武当啦?”
  “嗯。”
  他看着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也注视着他,曾经单薄的少年如今已成长为清俊的青年。
  忽而一笑,你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以后就没有我给你讲故事啦,小药罐,要照顾好自己哦。”
  
  【楚留香】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你的肩。
  “好了,快回去吧……”
  “楚留香!”
  你抬头露出红红的眼眶,带着哭腔却又努力的想要表现出恶狠狠的样子,
  “你等着,等我能出去了,一定……一定去你那蹭吃蹭喝!”
  
  【胡铁花】
  “我们就这样丢下他俩…?”
  “嗨呀,别担心……”
  他翻了个白眼,摆摆手,
  “他俩一个奸一个滑,死不了!”
  你想了想被那两位竹马一块甩锅的日子,便也跟着点点头:“也是……说好了,接下来我要去杭州!”
  “是是是,都听你的——”
  
  【方思明】
  “……我得走了。”
  你闻声看向他,没有对此作出回应,而是不正经地调笑道:“灯下看美人……真是,越看越美呢。”
  “………哦?”
  他傾身凑近你,近到你可以看清他眼中小小的你,
  “是吗?”
  
  【原随云】
  “少爷。”
  “要走了?”
  “……嗯。”
  你渴盼着他能泄露出半分不舍……若能有半分,你也会拼尽一切留在他身边。
  “好,一路顺风。”
  你只能失落的离开,却看不到那在你离去之后断裂的琴弦。
  
  【南无生】
  “你……你来啦……”
  即使烧的有些糊涂了,你也有冲他勉力一笑。
  他握住你的手,不发一语。
  “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他替你理了理头发,低声道:“不,很美。”

【楚留香手游】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

  【总】
  你找到了以他为主角的本子。
  
  【蔡居诚】
  “师兄师兄!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哼,你能有什么好东西?”
  “这是什么……?”
  他越看越觉得不对,等看到后边他终于明白了,便抬头瞪你,像是很想骂你一顿却又克制住并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来,他抬手点在某张姿势怪异的插画之上,
  “贵客的心愿,我可得尽力满足呢。”
  “????师兄你冷静——”
  
  【邱居新】
  他看了一眼本子,又看了一眼你,这样重复数次他却始终不发一语。
  还是你先忍不住开口:“师兄……?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嗯?”
  他又看了一眼本子,而后轻轻合上,并盯着你难得说了很长的句子,
  “我都记住了……现在就可以试试。”
  他起身向你走来。
  “?????”
  
  【郑居和】
  他慢慢的翻着从你那没收的本子,嘴角一直含着笑。
  你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突然暴起打你一顿。
  他突然抬眼看你。
  “过来。”
  “……我不。”
  “哦?”
  他慢慢站起身,
  “罢了,那就我过去吧。”
  他探手拽住你的衣领不让你继续后退,另一手摸向你的腰带:“那之中有一篇……我和少侠的佳作,少侠可有细细看过?”
     “……师兄你冷静!”
  
  【萧疏寒】
  “…………”
  他翻了一页又赶紧合上,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复杂难言的滋味,
  “……长大了啊。”
  
  【楚留香】
  他拿着你落下的本子,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疑惑。
  “细细想来……少侠也到了这种年纪啊,怪不得。”
  想了想他决定带你去见见世面,便提笔写下了一封信邀你见面一叙。
  
  【胡铁花】
  刚翻开第一页,他便整个人跟被点了穴似的定在了那。
  “呃,胡大哥?”
  你戳了戳僵住的胡铁花,他一口老血喷出来,晕了过去。
  “胡大哥?????你醒醒啊!!”
  胡铁花,卒。
  
  【方思明】
  “…………”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你一眼,
  “你………喜欢这些?”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他趁你慌慌张张的时候一把抽出了你手中的本子拿在手上细细翻看,不一会后又扔回给你,
  “我会的,比这里可多得很……你要不要,试试?”
  他的唇边平添了几分暧昧。
  
  【原随云】
  你以为他看不见你就能逃过一劫,谁曾想他只摸了摸封面就猜出了你在看什么东西。
  “原来少侠竟有这样的爱好。”
  “………啊?不是,我没……”
  “呵~何必害羞呢………”
  他探身过来摸了摸你的脸,声音温柔到不像样,
  “少侠直说便是……我一定会,尽力满足的。”
  
  【南无生】
  “人体画错了。”
  “………啊?”
  “这里写错了。”
  “………”
  你晕头转向的听他讲解了一番你不知道的冷知识,到最后他话题一转。
  “你为什么要看这种蠢货弄出来的东西。”
  他放下手里的书,神色淡然到让你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若对这些有兴趣……我可以教你。”
  

【楚留香手游】少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蔡居诚】
  “哇!师兄欺负人!!”
  你在切磋里输给了他,
  “师兄你等着!我一定要成为第一个穿上那身衣服的人!比你还要早!”
  他愣了下,随后大笑起来,抬手揉乱了你的头发,眼神温柔:“好啊,我等着!”
  
  【邱居新】
  “师兄,张嘴,啊~”
  本着对你的信任,他看都不看就吃下了递到嘴边的东西,随后被辣得脸颊泛红,眼泪都冒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你皮这一下的后果是嗯嗯师兄删了你的好友,并拉黑了你。
  
  【萧疏寒】
  面色苍白的少年看到你后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微皱起:“你怎么……”
  “别这副表情嘛。”
  你凑到他跟前笑嘻嘻地说,
  “这不是说好要给你讲故事的吗?”
  他只好轻叹了口气,纵容又宠溺的摸了摸你的头。
  
  【楚留香】
  “来尝尝这个!”
  故意将点心在他鼻子边上晃了一圈,你绷着笑意,努力睁大眼睛,等着他吃下去后的反应。
  他微微一笑,替你轻轻理了理耳边碎发,声音柔和却又坚定:“不。”
  他不但拒绝配合你还反手把东西反塞进你的嘴里。
  
  【胡铁花】
  你俩练功练的无聊,最后一合计,决定丢下两位竹马偷溜出去玩耍。
  “以后也这样……一起吧……”
  他突然小声说了一句什么,你茫然地看向他,手里还端着吃到一半的米粉:“啥?”
  “没什么……”
  他咳了一声,转头看向他处,
  “我是说,你要不要再来一碗?”
  
  【方思明】
  “明明!明明!看这里!”
  你骑在墙上冲站在院子里发呆的小少年招手。
  他茫茫然抬眼看你:“你……?”
  “快来呀,我们出去玩!”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向你伸出手去。
  
  【原随云】
  “少爷……”
  你叹了口气,将少年的手捧起来替他处理因练琴而弄出伤口,
  “您没必要因为一些不相干之人这样努力的……”
  “你想听的那一曲,我练会了。”
  你一怔,抬头看他。
  他轻轻一笑,唤你的名字:“所以你不必再去茶楼了……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吧?”
  
  【南无生】
  你兴冲冲地跑来,将药材递给他。
  他却没有什么高兴的模样,只随手接过放到一边,捉住你即使处理过也能看出受过伤的手。
  “………你自己去采的?”
  他看了你一眼。
  “……那个,这不是,药房里没了,你又……急着要嘛……”
  “……笨。”

【楚留香手游】成全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算是个不怎么痛的刀子吧…)

  【蔡居诚】
  他还是那副模样。
  ——你从未想过他会找上门来。
  穿着道袍,满脸倔强。
  他看着一身喜服的你,冷笑:“那就祝你百年好合,子孙满堂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再不肯看这刺目的满堂红色一眼。
  
  【邱居新】
  你将要成亲的消息告知于他。
  他擦拭长剑的动作凝住:“嗯。”
  顿了顿,他又看向请帖接着说道,
  “……婚宴,我就不去了。”
  
  【萧疏寒】
  “那人待你可好?”
  他就如以往那般眺望着远处,神色淡淡,
  “这便好。”
  他始终都未向你看来一眼。
  
  【郑居和】
  “这样啊。”
  他看向你的眼神温柔软和,
  “那就……恭喜少侠得觅良人了。”
  他的手举起,又在触碰到什么之前落下。
  
  【楚留香】
  “……小友曾同我说过,要我看清自己的内心,我也这样问过小友……如今……”
  他握着扇子的手紧了紧,眸中情绪复杂难言,最终他只是轻轻一笑,
  “…………这倒是不错,那楚某,便在这里恭喜小友了。”
  
  【胡铁花】
  “啊?”
  他愣了一下,转而大笑着拍拍你的肩膀,
  “好事!这是好事啊!你也该安定下来了!”
  他像是真心为你高兴,喝了两口酒后又接着说道,
  “……婚宴在什么时候啊?过些日子老胡我得去办点事,未必赶得及……”
  
  【方思明】
  “……成亲?”
  他定定看着你,
  “你很喜欢……那个人?”
  你通红的脸告诉了他答案,他沉默良久,终是一笑,
  “恭喜。”
  
  【原随云】
  他笑着恭喜你,并说定会参加你的婚宴。
  只是待你走后,茶杯却随着他不自觉用力的动作而碎裂,指尖被划破凝出血珠。
  ——不会再有人为这一点小伤而大呼小叫了。
  他怔怔地捏着茶杯碎片,忽而嘲讽一笑。
  “罢了…………”
  
  【南无生】
  “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他语带嫌弃,要将你赶走,却又在你要走的时候丢给你一包药,
  “……你旧伤未愈,需细心调养。”
  
  【总】
  他从梦中惊醒。
  抚上鬓边白发轻呼出一口气。
  他竟梦到了那逝去多年的人………
  “若你当真选择了别人……倒也不错。”
  他唇边溢出一丝苦涩,
  “起码不会年纪轻轻……就没了性命吧……”

【楚留香手游】雨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4.【下雨没带伞】

  【蔡居诚】
  “蔡师兄……”
  “干吗,还不快滚!”
  “师兄……”
  “别叫我!”
  满脸不耐烦的他忍了又忍,似乎很想把你踹出去,但……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
  “拿着!”
  他随手扯出一把素面油纸伞来扔给你,扭过头去不肯看你,
  “不用还了。”
  最后你关门离去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小小声的一句:“……路上小心。”
  
  【邱居新】
  你同他告辞,想着自己跑回去就好了,反正离得也不远。
  他却拉住了你。
  “雨大,留下吧。”
  你诧异的看着他,而他的耳根渐渐染上了红色。
  
  【郑居和】
  他笑着拦住了你,取出伞来要送你回去,温柔却又容不得你拒绝。
  你与他并肩行走在雨中,一时无话,却也不觉得尴尬。
  你抬起头去瞧他,而他正好也在看着你。
  “回去后多加些衣服。”
  他说的什么你已经顾不得了,只知道傻乎乎地盯着他瞧,他便舒展了眉眼,笑意越发明显。
  
  【萧疏寒】
  他看书你看他,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过去了,外边下起了极大的雨。
  你瞧着他心中实在不舍,想了想便摆出一副可怜模样:“我不想回去……”
  他没有回应,正当你想再接再厉的时候,他却点了头。
  “那就不回去。”
  
  【楚留香】
  他看起来像是带伞的人么?
  “怕是要苦了小友了。”
     你忙摇头:“没事没事,等下雨小了再回去……诶,香帅你这是?”
  他将你打横抱起,你下意识圈住他的脖子,他便轻轻一笑:“自是由楚某来送小友回去。”
  
  【胡铁花】
  他非要与你拼酒,即使是下起大雨也没有打消他的念头。
  ……这到底是喝酒还是喝雨。
  你虽是这么想,但也索性放开,陪他疯了一场。
  后续是你俩被数落了一顿,还灌了一堆苦汤汁。
  
  【方思明】
  你目送他离开,心里也愁。
  雨势渐大,怕是一时无法离开。
  正想着要不冒雨回去得了,他又折了回来。
  “思…思明兄!”
  “就知道会有个蠢东西不长记性。”
  他嘲弄的看了你一眼,后将伞微微倾斜挡在你头上,
  “走罢。”
  
  【原随云】
  你起身告辞。
  他未做阻拦,只拨弄琴弦,轻笑:“这一曲未毕,听客却要走了,在下这琴艺……”
  一声叹息。
  你赶忙坐回去,连声表明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
  那之后听了一曲又一曲,你也忘记了要回去的事。
  
  【南无生】
  不管你怎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都自己一个人撑着伞,冷静而淡漠的瞧着被淋成落汤鸡的你,无动于衷。
  你有点生气,便跺了跺脚要跑走。
  身后传来悠悠一声:“地面湿滑,小心摔倒。”
  你向后跌进了他怀里。

【楚留香手游】重逢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

  【总】
  你忽而厌极了这江湖。
  便抛下一切,诈死归隐。
  直到后来某一日,意外与故人重逢。
  
  【蔡居诚】
  你盼着他未曾看见你,只可惜今日注定不能如愿——他直勾勾盯着你,一步不挪——只恨这路太窄。
  见躲不过你索性随意般同他打了个招呼,仿佛两人只是许久不曾会面的老友,却在擦肩那一刻被他抓住了手腕。
  “少侠别急着走啊。”
  他唇边缓挑起阴冷而扭曲的笑来,
  “故人相见,怎能不好.生.叙.叙.旧.呢?”
  
  【邱居新】
  “邱……邱道长……好久不见……”
  你有些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真巧哈………”
  他摇了摇头,继续默不作声的盯着你。
  ——这是几个意思?
  正当你百思不得其解时,却听他轻声道:“不巧。”
  “什么…?”
  “我一直在找你。”
  
  【郑居和】
  你从未想过会被他找上门来。
  解释的话尚未来得及吐出半个字,便被人定住。
  “元宵节方说好的年年有约,不过半年便被抛之脑后……”
  他走上前来轻轻拥住你,在你耳边轻喃,
  “少侠你来说说看,对那失约之人……我当如何对待才好呢?”
  
  【萧疏寒】
  “萧……萧掌门……”
  你瞧着肩头落了雪的那人,颇有些不敢置信,
  “您……您怎么……在这……?”
  “……你我之间何须这般客气。”
  他伸出的手顿了顿,本就清冷的眉目间更添了几分漠然,
  “自是为了捉回某个逃离贫道身边的人。”
  
  【楚留香】
  “小友,许久不见。”
  你僵在原地。
  那一如初见模样的风流公子拾起你掉落在地上的郁金花束,叹息道:“既是如此思念,又为何避之不见呢?”
  他借着还你东西的功夫出手点了你几处穴位,唇边笑容不变,眸色渐深。
  “总也等不到小友归来,便只好由楚某亲自将你带回了。”
  
  【胡铁花】
  你被他在家门口堵了个正着。
  他一身酒气,脸颊微红,眸中情绪复杂难言:“少侠你呀,可真是……比老胡狠多了……”
  他仰脖饮下一口,又将那酒葫芦丢给你,
  “来喝酒!”
  你不疑有他,接过饮下,意识顿时模糊起来,就听他轻声说道,
  “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们就到家了。”
  
  【方思明】
  他也不说话,就站在原地红着眼眶看你,惹得你本已踏出的那步又退了回去。
  “思明兄……你……别这样……”
  正当你内心越发愧疚不安之时却被他抓住空当以锁链捆住。
  “多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天真。”
  他轻蔑一笑,眼神越发晦暗不明,将你带进怀里,才又接着说道,
  “既然被我找到,便不会再给你机会离开了。”
  
  【原随云】
  你有些尴尬的同那文雅公子打了个招呼,惹得他轻轻笑起。
  “我还以为少侠会不愿同我相认。”
  他像是知你尴尬,转而换了个话题,
  “这些年来,少侠可还安好?”
  “还……还好吧?”
  “这样啊。”
  他推给你一盏茶,笑容越发温柔。
  你还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忙喝茶掩饰,和他谈起了别的,不一会便压不住困意,打起盹来,彻底睡去之前似是错觉般听到了声音极低的一句:“……可我过的,一点也不好呢。”
  
  【南无生】
  “那个,你……你带着我不太方便吧?”
  “无妨。”
  他抬眼看看你,似是察觉到了你的小动作,又给你补上一针,
  “……愚蠢。”
  他轻抚你的颈侧,嘲讽着你的不自量力,
  “想再逃一次?做梦。”

才察觉一个问题
编剧是不是把姬冰雁忘了
(香帅另一个基友)

【楚留香手游】诱惑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蔡居诚】
  他难得约你一次。
  你推开门,就见那人正斜倚在床边,用手扯着领口,而一直以来裹得严实的道袍凌乱不堪,听到动静,便抬起泛红的双眼朦朦胧胧看向你:“过来。”
  语气强硬,声音却极软。
  你强行把自己钉在原地:“你……你怎么了……?”
  “你不知道?”
  他哼笑一声,引得你心虚起来——只因你想到了随手在红纸笺上写下的龌龊愿望……………
  “哼!”
  他直接动手将你拽进了纱帐里。
  
  【邱居新】
  你极力邀请他来尝尝你好不容易弄来的特供樱桃,他便点点头,随手挽了个剑花收回匣内走近你。
  他没有自己去取,而是选择就着你的手咬下一颗,浅红色的果肉溢出些许汁液,染红了他习惯性微抿的薄唇。
  你觉得脸有些热,便赶忙去问他味道如何,他嗯了一声在你身旁坐下,又看向你:“你?”
  你知他意思,便摇头,人还僵在原地不敢动,却听他又说道:“尝尝。”
  肩膀被人扶住,你尝到了这世上最为甜蜜的滋味。
  
  【萧疏寒】
  他眉眼生得很是好看,只是往日里惯常着一身道袍,衬托得人清冷出尘,又素来不喜多言,掌门威仪更是摄得人不敢同他对视,这才没有人传出什么。
  而今日能求得他同意与你去双灯会本就是极大的惊喜了,更别提他又穿上了节日华服,而在灯火明灭下那寡淡的颜色立时艳丽几分……你盯着他露出的小截锁骨看了许久。
  他仍是表情淡淡的看你:“怎么了?”
  你红着脸摇摇头,扑上去扒着他的胳膊,将脸埋进他的臂弯之中。
  他轻抚你的头顶,微弯起嘴角。
  
  【方思明】
  他像是喝的有些醉了。
  虽眼神还清明,怼你也是毫不留情,人却打着晃在原地转悠。
  你看了他一会,在确定他不会一头栽进湖里后便拿起桌上卤味,津津有味之余也没注意到他已经盯了你好一会了。
  “好吃吗?”
  你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大活人在旁,就见他那张美人脸已离得你极近极近,近到你可以看清他面具上的纹路,和他眼里的……你。
  你的心跳加快,但还是没忘了将手中食物谨慎地举远了一些:“挺好吃的,你…………”
  “我没醉!”
  他打断你,又离得你更近,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
  “为什么这傻瓜喜欢吃这种东西………”
  “………我听到了,谢谢。”
  他又盯着你,贴的更近了一些,抚上你的脸:“你总是这副模样……引得我也想去试一试………”
  你很快就明白了他要试什么,他按住你的后脑勺整个人压了上来,而你也再顾不得手中的东西了。
  
  【楚留香】
  他在一场赌约中输给了你,你思考一番,便在他纵容之下笑嘻嘻提出要他跳舞,而他也同意了。
  清风明月,树下挥扇而舞的翩翩公子,今日你才深切意识到为何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于是一场舞迷醉你心神的同时也扰乱了你的心绪,你甚至赌气扭过头去不想再看他。
  只是扇子在他手中像是活过来一般,你扭到哪边它就跟到了哪边去,你气呼呼瞪他,他便笑着说道:“小友既不肯看我,便只有请它帮忙了。”
  那一笑,弄得你心再度狂跳起来,他抬手替你将碎发别于耳后,
  “不生气了,可好?”
  
  【胡铁花】
  你寻来美酒要同他分享,勾得他馋虫起却又不递给他,只说用碗喝着不痛快,干脆举着这坛子就是。
  他连说三声好便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
  你虽是这么说着,自己却在小口小口啜饮,只笑着看他动作豪迈地喝着酒,最后他又干脆一仰脖,将酒坛一举:“好酒!”
  他随意的抹了嘴,拽了拽被打湿的衣服,眼睛亮亮地着看你,
  “少侠真够意思!”
  你咳了咳,拍拍他肩膀,一本正经的说:“胡大哥,你长的可真好看。”
  他哈哈一笑,不但没有像你想象中的不好意思,反而也拍拍你的肩膀回了一句:“胡大哥也就这样了,少侠你才是真好看呢!”
  你想你这脸上的温度,是下不去了。
  
  【原随云】
  你只知原公子擅琴,却不想他于茶道上也颇有研究……而你只能傻乎乎看他在杯盏茶壶间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在一旁等着现成的。
  ——似乎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他不会的。
  他嘴角噙着笑:“少侠,久等了。”
  修长手指在青色茶杯映衬下就如巧心匠人用无暇白玉雕琢出的工艺品一般,使你看呆在原地。
  “少侠?”
  “啊没有没有没等很久……不不不是,我没等,……我不是那个意思……哎。”
  你在他面前总是容易紧张,生得好看会的又多,这样完美的人……
  “完美?呵……少侠日后会知道的。”
  你不自觉说出了口,而他轻轻一笑,不怎么在意的模样,收回手时似不经意间蹭过你的手指,
  “我可,担不起这样的评价啊……”
  
  【南无生】
  你抱着被不知名虫子咬伤的胳膊去找他,他还没说什么,你就先认怂了。
  “对不起,我…我下次不敢了!”
  “下次……呵。”
  你泪汪汪的看着他冷着眉眼一针一针扎在你身上,
  “还有下次?”
  你赶忙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没一会他转身出去,给你端来一碗看着就知其味道定然酸爽无比的药汁子。
  你警惕地缩到角落处,他将碗置于桌上:“你自己喝还是我来喂你?”
  “你来喂!”
  你心一横,扑过去抱住他的腰,
  “不……不然我就不喝了!”
  “哦?”
  他若有所思的看你一眼,
  “你这是在……威胁我?”
  他摸了摸你的耳朵,声音中带了几分嘲讽,却挠得你心痒,越发想赖在他怀里蹭蹭,
  “……愚蠢。”
  他将你拎开,又端起药碗,自己含住一口,饶有兴致的看看你,凑上前来。
  你迷迷糊糊中就觉得,这药和以往的都不一样,竟是甜的………

【ps.南无生配音是我大祭司吴磊老师配的】
【语音没能听全真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