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莉莉

来自魔界花澡堂子的咸鱼
杂食党,什么都吃

【楚留香手游】囚徒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01.蔡居诚】

  “你干什么?!!你是不是……”

  他挣了挣却毫无作用,只能听到锁链的响动,

  “你是不是疯了?!!”

  发冠歪斜青丝凌乱,总是被人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道袍也因他的动作而衣襟大开着,面容俊秀的道长被锁链束缚住,脸上还带着羞恼的红晕,

  你欣赏了一会他的模样,这才笑着凑上前去,一字一顿地说着:“是啊,我疯了。”

  他愣了愣,结结巴巴的说完了被打断的话:“我、我可是下任掌门…”

  “我因何而疯,师兄最清楚了……不是吗?”

  你不理会他,只抬手轻触他的脸颊,动作温柔言语亲昵如恋人一般,

  “师兄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还是在那强撑着。

  “师兄的忘性大,我却记性很好呢。”

  你掐住他的一侧脸颊,语气却越发温柔,

  “我啊,可是最喜欢逼着那些无信之人守诺了呢。”

  “武当掌门二徒为恶人所杀,尸骨无存……啧啧,差一步就得偿所愿,还真是可怜啊,而你——”

  你亲了亲他的唇角,眸色暗沉下来,

  “会在这里永.远.陪.着.我。”

【ff14】一起长大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公式光出没请注意
4.【一起长大之光呆篇】

  【光之战士】
  (一)少年
  你的小竹马有点傻乎乎的。
  你假装认真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空瓶子:“你好像拿错了,那可能是治排泄不畅的。”
  “啊…?”
  有点腹泻的他脸绿了,可怜巴巴的求助你,
  “那…那怎么办?”
  “嗯……”
  你接过瓶子后沉吟一会,在他紧张兮兮的目光中一拍手,恍然大悟状说道,
  “是我看错了。”
  他这才松了口气。
  你在他身后憋着笑。
  
  (二)青年
  部队招新那天来了个奇怪的人。
  “你是谁?”
  你奇怪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青年人,颇为不解,
  “我认识你?”
  青年原本期待渴盼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表情失落中又带了些委屈,最后他摇了摇头,艰难的说了一句:“没…没什么…”
  你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三)青年
  【不就是个光之战士吗,你可以,我也可以的!】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相信我!】
  【我……想成为光之战士……我想……和他一起……我……】
  你眨了眨眼,抬手抹去了眼角溢出的泪水。
  【我不想忘记他。】
  …………
  你敲响了他的房门。
  本来迷迷糊糊的他在看到你时瞬间清醒,又露出了那小心翼翼的眼神来。
  你故作轻松的看着他:“怎么,我说不认识你你就信了?”
  他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你牵住他的手,心底的紧张感消散不见,笑嘻嘻道:“我说过的吧,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理想中的光之战士】
温柔体贴善良细心可爱长得贼好看

【现实中的光之战士】
钓鱼打牌遛鸟肝爆暴躁头发掉光了

【楚留香手游】中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一起长大.中年篇

  【蔡居诚】
  你一边将糖塞进嘴里一边含含糊糊的应着:“就一颗,就一颗!”
  见他又一副要开始絮叨你的模样你赶忙捂住耳朵装听不见。
  他顿时露出了一副又无奈又头疼的表情来——年岁渐长,他的脾气好了很多,对你也越发纵容起来。
  最后他也只是拿了你的零食袋,寻思着这次一定要找个更稳妥的地方藏起来。
  
  【邱居新】
  “师兄……”
  你迷迷瞪瞪的打了个哈欠,他便眯着眼看你,拍了拍你的后背。
  “好困,不想起……”
  “那便再睡一会。”
  “不去晨练了吗……”
  “不去了,睡吧。”
  说完他抬手将你圈在怀里,两人相偎着再度睡去。
  
  【郑居和】
  你看着那些香客围着他打转,心里醋的厉害又不好意思跟一群年轻人挤一块,便举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好浓的酸味。”
  “我才没有…!”
  你气呼呼的把书拍在桌上,越想越委屈,便扑上前去拧他的衣带,
  “大师兄是我的!”
  “是。”
  他亲了亲你的发顶,
  “你也是我的。”
  
  【萧疏寒】
  “掌门大人,你就这么翘班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
  他接过你手里的花灯:“我门下弟子应早些独立才是。”
  你拽住他的袖子笑得前仰后合,险些没跌到地上去,他扶了你一把顺势把你拉近了些,眸中是脉脉温情。
  
  【方思明】
  “明明…”
  你歪斜在贵妃塌上好像一条咸鱼。
  “明明…”
  他不理你,你的声音越发哀怨。
  “明明……”
  他忍无可忍的放下手中游记,将一颗葡萄塞进你嘴里:“闭嘴。”
  你眨眨眼,侧过头去舔了舔他的掌心,引得他一瞬慌乱,便满足的想着——哎呀,他真可爱。
  
  【原随云】
  你眼尖的捕捉到了他指尖那滴坠落的血珠,顿时心中一揪,赶忙扔下手边账本扑到他身边去。
  “少爷。”
  即使多年以后你俩关系发生改变,你也依然习惯唤他旧称,
  “你可以不用这么勤奋的……”
  他笑而不语,只用另一只手抚过你脸颊。
  
  【南无生】
  你接过碗乖巧的应着,等他走远了就赶忙将之倒到了盆栽里,一回头却发现他正站在窗口那默不作声的盯着你。
  你尴尬一笑,将碗放到一边,弱弱的来了句:“我这不,寻思着,怕过了病气给它,让它也补补……”
  这话说的你自己都不信。
  他也不说话,只将手里另一碗药递给你,你见躲不过便捏着鼻子强行灌下,他便又掏出了手帕给你擦拭嘴角。
  “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他端起盆栽冲你微微一笑:“吃土。”

【ff14】无题

1.无cp
2.【当剧情倒放】

  你是一位成名许久,被称作光之战士的冒险者。
  你踏上了名为多玛的国家,与那里的武士成为了好友,后来某一天它因政斗而分崩离析,君主不知所踪。
  你踏上了名为阿拉米格的国家,那里生活虽苦,人们却始终团结一心,后来某一天它因暴君残虐的统治而从地图上消失了。
  你在路上结识了一位年轻刀客,你俩相谈甚欢,后来某一天他被帝国接回,好战的刀客变成了嗜血的军团长。
  你以新人冒险者的身份踏入了属于伊修加德的领土,你听说了一位牺牲骑士的故事,也面见了失势的现任教皇,最终在你的帮助下骑神重新降临,死去的人复活了,信仰回归,但因为某些原因,四国联盟崩毁,人类与龙的矛盾再起,你和骑士于沙场之上告别。
  你喜欢热闹,便去参加了三国盛宴,你险些被卷进一场阴谋之中,好在有惊无险,你还顺便替拂晓找回了失踪的成员。
  最后的最后,你有些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便在退出拂晓后去找到了海德林,将光之水晶交还,踏入传送门前你回头看了一眼,有熟悉的面孔一晃而过,你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这个世界。
  …………
  你眨眨眼,看向一旁关切问询的商人,点了点头。

【楚留香手游】吃醋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

  【蔡居诚】
  他终是忍无可忍,拍桌子让你闭嘴:“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明明是你不理我的……”
  “哼。”
  听到你说这话,他面上现了些许怒意,
  “你还来干什么?!去找那个陪你跑商的人啊!”
  
  【邱居新】
  “师兄,我走啦。”
  “……嗯。”
  “师兄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一直安静擦拭着手中长剑的他这才抬起头望向你,幽幽道了一句:“不必,我相信那人……会照顾好你的。”
  
  【萧疏寒】
  “不可。”
  不管你如何求他,他也无动于衷,甚至眼都不抬,
  “你功课尚未做完,如何下山?……这位少侠。”
  他看向你身边的人,
  “不知尊师何时可将欠款还清?”
  
  【郑居和】
  “好,早些回来。”
  温柔的抚过你头顶后,他望向你身旁的人,惯常的笑容中多了点不明的意味,
  “那便……有劳这位大侠了。”
  最后几个字落得极轻,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楚留香】
  “……他对你好吗?”
  你觉得这问话有点奇怪,但也没太在意,就随意的点了点头,还问他有没有需要你带的东西。
  他似是想要摸你的头但最终还是将手收回,只摇了摇头又笑着说道:“这便好。”
  
  【胡铁花】
  他看了看你又看了看你身后的队友,如此反复几次后他干笑几声:“看样子少侠今天是没空陪我喝酒了?”
  不待你回答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等你回来再说,等你回来再说……快走吧,别让那个人等急了。”
  
  【方思明】
  “你又如此轻易相信他人。”
  见你摸着脑袋傻乎乎替人解释,他便撇过头去冷声道,
  “罢了,随你……我原也没资格跟你说这些。”
  你未曾听清他说的后半句,而他也不肯再重复一遍。
  
  【原随云】
  “……是么。”
  明明是大晴天,但不知怎的你背后一凉,整个人都哆嗦了下,便赶忙接过那杯热茶——咦,今天的茶怎么苦的厉害?
  他轻轻放下杯盏,微扬嘴角,温声关切道:“天气寒凉,少侠还要多注意保暖才是。”
  
  【南无生】
  你的队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说着要如厕就跑走了。
  你正纳闷的时候,他走至你身旁,目不转睛的盯着你,你虽不知怎么回事,但还是莫名感到了心虚。
  他将你坐立不安的模样尽收眼底,淡淡道:“注意安全。”

#
最近被家园吸引回归
第一件事就是把蔡师兄绑回了家(你)
磨了他二十多分钟才把人绑走,头秃

【ff14】一起长大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一起长大.夜露篇】

  【少年】
  她心疼的看着你擦伤的脸庞。
  你突然握住她的手,大声的保证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她愣了一下,笑着说了声好,两人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
  
  【青年(一)】
  “我不要!我不想和你分开——”
  她冷着脸推开你:“别摆出那副样子,太假了。”
  “阿露…?”
  你怔怔的看着她,呆立在原地。
  “你就该滚回属于你自己的地方去。”
  ——也因此未能注意到她眼角摇摇欲坠的泪。
  
  【青年(二)】
  新嫁娘明明有着十分娇艳的面容,整个人却如将要凋零的花儿一般颓然,眼神中了无生机,仿佛失却了所有希望。
  忽然有人闯进这场充满恶心气息的婚礼,将她从席位上拽走,大声的宣誓了主权:“她是我的。”
  她顾不得在一旁唯唯诺诺应和着的主人家,只愣愣的看着两人交叠的双手:“你……回来了……”
  你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说过,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偷偷补一句
这里的“你”是一个把朝阳从小揍到大的人
而且是朝阳好不容易把人赶走,结果在帝国又看到人,地位还比他高一头那种
后续当然是继续被揍了

【ff14】无题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艾默里克】
  “好,一路顺风。”
  他看着你的背影,神色晦暗不明。
  ——又被丢下了啊………
  
  【埃斯蒂尼安】
  “不需要。”
  他皱着眉拍开你的手,不顾你迷茫无措的神情头也不回的离去。
  ——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什么了。
  
  【泽菲兰】
  “谢谢。”
  他始终谦和有礼,却再不肯朝你前进一步。
  ——因为……我还在背负着这把剑啊……
  
  【奥尔什方】
  “你是……我的挚友。”
  他对你笑着,眼底却深藏着痛苦。
  ——不可以,不许说出口……不能将这个人束缚住……
  
  【桑克瑞德】
  “哟。”
  他轻佻的吹了个口哨,逗笑了姑娘们,也成功的激怒了你。
  ——你是虚伪之中唯一的真实……所以才不敢触碰啊……
  
  【阿尔菲诺】
  “辛苦了。”
  他面上笑着,背负在身后的手却狠狠攥住。
  ——我想要的是并肩作战,而不是被护在羽翼之下。
  
  【芝诺斯】
  他凝视着断刀,发出了愉悦而疯狂的笑声来。
  ——你和我是同类人,战斗至死将是我们唯一的结局。

#正篇(?)

1.“……爱美丽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死!!!就差一个人质了啊!!!不想再失败了啊啊啊啊啊!”

2.埃斯蒂尼安(龙骑士)【隐藏技能】:百发百中后跳掉悬崖。

3.“……光战阁下,很感激您的天赐,但还是求您不要再用神圣了。”

4.你看着一邮箱的豹纹裤衩,默默点了退回邮件。

5.只要我隐身的够快,光之战士就看不到我在摸鱼!

6.“……谁来把这位脆皮又只奶宝宝还敢站t前面脸吃技能的宝石兽染色师拉回去?”

7.系统提示:芝诺斯向你提出了删号战的请求。
你十动然拒,并掏出了鱼竿幻卡和野菜。

【ff14】青年(二)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当你与全员一起长大,接青年(一)】
4.【预警】含微量4.3剧透

  【艾默里克】
  “喂,你会…继任成为教皇吗?”
  “不会。”
  他抬头看向你,话语中带了点说不出来的意味,让你的脸一下子红透,
  “神职人员可是无法实现幼时诺言的啊……”
  
  【埃斯蒂尼安】
  “我饿了。”
  “你……”
  他瞪了你一会,取来还未动过的糕点往你手中一塞,没好气地说着,
  “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我看你是想在对战中用重量胜过龙族吧!”
  
  【奥尔什方】
  “我回来啦!”
  他的眼睛一亮,正要说点什么却被你飞扑抱住,他赶忙接住你,
  “我想你了……”
  你听到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应和声:“嗯,我也是。”
  
  【泽菲兰】
  你偷偷伸手拽他的披风。
  见他没反应便使了些力气,竟把他拽了个趔趄,你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哇忠心耿耿的总长大人你居然也会偷偷打瞌睡……”
  “咳咳……”
  他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沙里贝尔】
  “……失、失败了……”
  “再来。”
  “你怎么这么蠢。”
  他一脸嫌弃却还是握住了你的手,
  “看好了,是这样…”
  “但…那个…我…”
  “嗯哼?”
  他威胁着睇了你一眼。
  你默默把那句其实你和水属性亲和更高咽了下去。
  
  【桑克瑞德】
  “行了行了别哭了……”
  你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细心地安抚着怀里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转头自己偷偷嘀咕着,
  “谁叫你脚踏几只船的……”
  你却没看到他嘴角得逞般的笑意。
  
  【阿尔菲诺】
  你在少年平缓的读书声中入睡。
  他合上书,看着你的睡颜叹了口气,轻抚上你的脸颊:“也只有这种时候这么乖。”
  他吻在你的眉心处,
  “晚安。”
  
  【芝诺斯】
  “所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身体被人抢了?那你的大腚……咳咳咳,身体还找的回来吗?”
  精灵看了你一眼,呵呵一笑,站了起来用身高鄙视着你:“搬离帝国后,你的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楚留香手游】青年(二)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接青年(一)】
4.补了郑居和大师兄的两段

  【蔡居诚】
  “师兄……”
  “闭嘴。”
  “师兄………”
  “'……闭嘴!”
  “师兄……………”
  “别叫了!你叫魂呢!烦死了!”
  他瞪着你,又气又恼,
  “你过来干嘛?是不是邱居新叫你来看我笑话的?!”
  “师兄你干嘛总把锅甩给邱师兄……”
  你小小声说着,又在他发火之前补了一句,
  “就不能是我自己想你来的吗…”
  他愣了一下,脸红了。
  
  【邱居新】
  “师兄我要下山。”
  “……嗯。”
  他摸了摸你的头,
  “防备着些他人。”
  ——就等着这句话呢。
  你立刻扬起笑脸抓住他的胳膊:“那师兄和我一起下山不就好了?——不许不答应,师兄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我偷出来了!”
  
  【萧疏寒】
  “小药罐!小药罐!我来看你啦!”
  他怔怔的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你:“…………你?”
  “我想了想,武当忙于修行,总是缺一个招待香客的人吧,所以我就来了——不许赶我回去,你们掌门都同意了!”
  你扑上前去扒拉他,
  “哇你竟然胖了……快说,你是不是偷偷吃肉了!”
  他纵容而又宠溺的环住你。
  
  【郑居和.少年】
  “不行,这个归我了!”
  他茫然的看看你手里的糕点,又看看你:“可是这是……”
  “不管不管,它归我了。”
  你抱紧了糕点盒子,理直气壮的说,
  “你是大师兄,我是最小的,所以这个就归我了!”
  他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就露出了十分复杂的眼神:“归你归你,都是你的。”
  
  【郑居和.青年(一)】
  “你啊……”
  他凑近你,眼底暗藏了数不尽的疯狂,
  “为何………”
  他从你的头顶轻抚至你的肩膀,用力捏住,不顾你吃痛的吸气,声音中充满了厌倦,
  “总是这般天真呢?”
  
  【郑居和】
  “师兄,能不能和你的心魔商量个事?”
  你突然趴在桌上去拽他的衣领。
  “嗯?”
  “就是……我们做这样那样事的时候他可不可以不要出来?”
  “什……什么?”
  他第一次露出了茫然无措的表情看着你。
  你笑嘻嘻的亲了亲他的手:“就是这样那样的事呀。”
  
  【楚留香】
  “师兄,听说你有不少红颜知己。”
  “不,其实……”
  他为难的看了一眼你,试图解释清楚,
  “那个……”
  “不用解释了。”
  你按住他的肩,认真的说道,
  “快点告诉我都有谁,我好去安慰受了情伤的小姐姐!”
  ——然后趁虚而入嘿嘿嘿!
  “……………”
  
  【胡铁花】
  “……钱花光了。”
  “要不我们……?”
  “去铁公鸡那?不行不行,绝对会被他轰出来……所以我们去老臭虫那蹭吃蹭喝吧!”
  你和他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嘿嘿笑了起来。
  达成共识.jpg。
  
  【方思明】
  “你来作什么?”
  “都说了是来当卧底的你还不信?”
  你手欠去拽他腰间的链子,毫无意外的被挠了一爪子,
  “有哪个地方会比少主身边更合适呢?”
  “……呵。”
  他看着你揉手的模样轻笑起来,
  “武功不行,胡说八道倒是可以的。”
  
  【原随云】
  “谁……少爷?!”
  “嗯。”
  他偏了偏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
  “你家那位呢?”
  “哪位……呃。”
  你下意识的接过了他的琴,并引着他在椅子上坐下——当然你也没忘了放上一块软垫。
  “就……就那样呗。”
  你想起当初用来骗过管家离开山庄的理由,不由得有些心虚。
  “是吗。”
  他低笑起来,手像是无意识的搭在了你的手上,
  “甚好。”
  
  【南无生】
  “吃药。”
  “不!”
  “你大病初愈……”
  “不吃就不吃就不!”
  你十分有骨气的缩着不肯出来,转了转眼珠子又吐出一句来挑衅,
  “除非……你用嘴喂我。”
  他静静的看了你两秒,忽而一仰脖,接着又凑上前来,将一些苦汁子渡到你嘴里。
  “满意了?”

【ff14】青年(一)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当你与全员一起长大.接少年篇】
4.补了一段沙里姐姐

  【艾默里克】
  “要好好加油啊!”
  你目送他走向神殿骑士的队伍,低头看着手里的长枪,情绪有些低落。
  
  【埃斯蒂尼安】
  你们第一次产生了争执。
  “还拥有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失去之人的想法。”
  冷冷丢下一句,他就那样转身离开,就好像要永远的离开你的世界。
  而你还怔愣在原地。
  
  【奥尔什方】
  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是一名侍奉于福尔唐家的骑士了。
  “怎么了?”
  “……没什么。”
  你在那独角兽徽章上一扫而过,对着与你一同巡逻的伙伴摇了摇头。
  
  【泽菲兰】
  别人都在看着教皇,唯有你注视着他身边的新任总长。
  他却始终崇敬又专注的看着教皇,没有看向你。
  
  【沙里贝尔.少年】
  ——孤儿院的冬天总是非常冷。
  你甚至想冒险偷溜到院长的房间里取暖。
  “如果你还想被打那你就去吧——”
  他拉长了语调,不耐烦的说着,但还是握住了你的手。
  ——他的掌心却始终非常温暖。
  
  【沙里贝尔.青年】
  他在火光之中笑了起来,轻摸着你的脸,笑容甜腻,语气低柔:“怎么,害怕了?”
  眼神是你从未见过的阴狠。
  
  【桑克瑞德】
  你听人说起他,便摆摆手。
  “他啊,成为那位贵族大人的狗腿咯,可不会再回来这种地方了。”
  —— 一声道别都没有,这样迫不及待的………
  心脏却在一揪一揪的疼着。
  
  【阿尔菲诺】
  “………你要走了?”
  “嗯。”
  你笑了下,探手去摸他的头,
  “抱歉,读书什么的……果然不适合我呢。”
  他躲开了你的手,眼神越发委屈。
  
  【芝诺斯】
  他的刀上占满了不知是谁的鲜血,脸上是疯狂而肆意的笑。
  然后他转身将刀对准了你。
  “滚开,我身边——不需要无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