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莉莉

来自魔界花澡堂子的咸鱼
杂食党,什么都吃

【楚留香手游】青年(二)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接青年(一)】
4.补了郑居和大师兄的两段

  【蔡居诚】
  “师兄……”
  “闭嘴。”
  “师兄………”
  “'……闭嘴!”
  “师兄……………”
  “别叫了!你叫魂呢!烦死了!”
  他瞪着你,又气又恼,
  “你过来干嘛?是不是邱居新叫你来看我笑话的?!”
  “师兄你干嘛总把锅甩给邱师兄……”
  你小小声说着,又在他发火之前补了一句,
  “就不能是我自己想你来的吗…”
  他愣了一下,脸红了。
  
  【邱居新】
  “师兄我要下山。”
  “……嗯。”
  他摸了摸你的头,
  “防备着些他人。”
  ——就等着这句话呢。
  你立刻扬起笑脸抓住他的胳膊:“那师兄和我一起下山不就好了?——不许不答应,师兄房间里的东西都被我偷出来了!”
  
  【萧疏寒】
  “小药罐!小药罐!我来看你啦!”
  他怔怔的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你:“…………你?”
  “我想了想,武当忙于修行,总是缺一个招待香客的人吧,所以我就来了——不许赶我回去,你们掌门都同意了!”
  你扑上前去扒拉他,
  “哇你竟然胖了……快说,你是不是偷偷吃肉了!”
  他纵容而又宠溺的环住你。
  
  【郑居和.少年】
  “不行,这个归我了!”
  他茫然的看看你手里的糕点,又看看你:“可是这是……”
  “不管不管,它归我了。”
  你抱紧了糕点盒子,理直气壮的说,
  “你是大师兄,我是最小的,所以这个就归我了!”
  他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就露出了十分复杂的眼神:“归你归你,都是你的。”
  
  【郑居和.青年(一)】
  “你啊……”
  他凑近你,眼底暗藏了数不尽的疯狂,
  “为何………”
  他从你的头顶轻抚至你的肩膀,用力捏住,不顾你吃痛的吸气,声音中充满了厌倦,
  “总是这般天真呢?”
  
  【郑居和】
  “师兄,能不能和你的心魔商量个事?”
  你突然趴在桌上去拽他的衣领。
  “嗯?”
  “就是……我们做这样那样事的时候他可不可以不要出来?”
  “什……什么?”
  他第一次露出了茫然无措的表情看着你。
  你笑嘻嘻的亲了亲他的手:“就是这样那样的事呀。”
  
  【楚留香】
  “师兄,听说你有不少红颜知己。”
  “不,其实……”
  他为难的看了一眼你,试图解释清楚,
  “那个……”
  “不用解释了。”
  你按住他的肩,认真的说道,
  “快点告诉我都有谁,我好去安慰受了情伤的小姐姐!”
  ——然后趁虚而入嘿嘿嘿!
  “……………”
  
  【胡铁花】
  “……钱花光了。”
  “要不我们……?”
  “去铁公鸡那?不行不行,绝对会被他轰出来……所以我们去老臭虫那蹭吃蹭喝吧!”
  你和他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嘿嘿笑了起来。
  达成共识.jpg。
  
  【方思明】
  “你来作什么?”
  “都说了是来当卧底的你还不信?”
  你手欠去拽他腰间的链子,毫无意外的被挠了一爪子,
  “有哪个地方会比少主身边更合适呢?”
  “……呵。”
  他看着你揉手的模样轻笑起来,
  “武功不行,胡说八道倒是可以的。”
  
  【原随云】
  “谁……少爷?!”
  “嗯。”
  他偏了偏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
  “你家那位呢?”
  “哪位……呃。”
  你下意识的接过了他的琴,并引着他在椅子上坐下——当然你也没忘了放上一块软垫。
  “就……就那样呗。”
  你想起当初用来骗过管家离开山庄的理由,不由得有些心虚。
  “是吗。”
  他低笑起来,手像是无意识的搭在了你的手上,
  “甚好。”
  
  【南无生】
  “吃药。”
  “不!”
  “你大病初愈……”
  “不吃就不吃就不!”
  你十分有骨气的缩着不肯出来,转了转眼珠子又吐出一句来挑衅,
  “除非……你用嘴喂我。”
  他静静的看了你两秒,忽而一仰脖,接着又凑上前来,将一些苦汁子渡到你嘴里。
  “满意了?”

【ff14】青年(一)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当你与全员一起长大.接少年篇】
4.补了一段沙里姐姐

  【艾默里克】
  “要好好加油啊!”
  你目送他走向神殿骑士的队伍,低头看着手里的长枪,情绪有些低落。
  
  【埃斯蒂尼安】
  你们第一次产生了争执。
  “还拥有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失去之人的想法。”
  冷冷丢下一句,他就那样转身离开,就好像要永远的离开你的世界。
  而你还怔愣在原地。
  
  【奥尔什方】
  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是一名侍奉于福尔唐家的骑士了。
  “怎么了?”
  “……没什么。”
  你在那独角兽徽章上一扫而过,对着与你一同巡逻的伙伴摇了摇头。
  
  【泽菲兰】
  别人都在看着教皇,唯有你注视着他身边的新任总长。
  他却始终崇敬又专注的看着教皇,没有看向你。
  
  【沙里贝尔.少年】
  ——孤儿院的冬天总是非常冷。
  你甚至想冒险偷溜到院长的房间里取暖。
  “如果你还想被打那你就去吧——”
  他拉长了语调,不耐烦的说着,但还是握住了你的手。
  ——他的掌心却始终非常温暖。
  
  【沙里贝尔.青年】
  他在火光之中笑了起来,轻摸着你的脸,笑容甜腻,语气低柔:“怎么,害怕了?”
  眼神是你从未见过的阴狠。
  
  【桑克瑞德】
  你听人说起他,便摆摆手。
  “他啊,成为那位贵族大人的狗腿咯,可不会再回来这种地方了。”
  —— 一声道别都没有,这样迫不及待的………
  心脏却在一揪一揪的疼着。
  
  【阿尔菲诺】
  “………你要走了?”
  “嗯。”
  你笑了下,探手去摸他的头,
  “抱歉,读书什么的……果然不适合我呢。”
  他躲开了你的手,眼神越发委屈。
  
  【芝诺斯】
  他的刀上占满了不知是谁的鲜血,脸上是疯狂而肆意的笑。
  然后他转身将刀对准了你。
  “滚开,我身边——不需要无用之人!”

【楚留香手游】青年(一)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4.接【少年】

  【蔡居诚】
  “……师兄……”
  他没有理会你,转身就走。
  “师兄!”
  你心里一急,直接上手拽住他的袖子,
  “师兄你别难过……下次一定…!”
  “……滚开!”
  他用了十足的力气甩开你,眼睛里第一次显露出明白的厌恶与痛恨,
  “你和他……你和那家伙也是一样的!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
  
  【邱居新】
  他捂住了手臂上的伤口,沉默不语。
  但你也知道他心里不好过。
  “师兄……”
  你轻轻拉住他,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陪着他。
  
  【萧疏寒】
  “……你要去武当啦?”
  “嗯。”
  他看着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也注视着他,曾经单薄的少年如今已成长为清俊的青年。
  忽而一笑,你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以后就没有我给你讲故事啦,小药罐,要照顾好自己哦。”
  
  【楚留香】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你的肩。
  “好了,快回去吧……”
  “楚留香!”
  你抬头露出红红的眼眶,带着哭腔却又努力的想要表现出恶狠狠的样子,
  “你等着,等我能出去了,一定……一定去你那蹭吃蹭喝!”
  
  【胡铁花】
  “我们就这样丢下他俩…?”
  “嗨呀,别担心……”
  他翻了个白眼,摆摆手,
  “他俩一个奸一个滑,死不了!”
  你想了想被那两位竹马一块甩锅的日子,便也跟着点点头:“也是……说好了,接下来我要去杭州!”
  “是是是,都听你的——”
  
  【方思明】
  “……我得走了。”
  你闻声看向他,没有对此作出回应,而是不正经地调笑道:“灯下看美人……真是,越看越美呢。”
  “………哦?”
  他傾身凑近你,近到你可以看清他眼中小小的你,
  “是吗?”
  
  【原随云】
  “少爷。”
  “要走了?”
  “……嗯。”
  你渴盼着他能泄露出半分不舍……若能有半分,你也会拼尽一切留在他身边。
  “好,一路顺风。”
  你只能失落的离开,却看不到那在你离去之后断裂的琴弦。
  
  【南无生】
  “你……你来啦……”
  即使烧的有些糊涂了,你也有冲他勉力一笑。
  他握住你的手,不发一语。
  “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他替你理了理头发,低声道:“不,很美。”

【ff14】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
4.【当你突然高歌一曲】

  【艾默里克】
  “………英雄阁下………”
  他抽了抽嘴角,但还是努力的夸了你一句,
  “您……唱的……挺好的……”
  “真的吗,那我以后天天唱给你听!”
  “…………”
  
  【埃斯蒂尼安】
  “……………”
  他瞪大了眼睛,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你,
  “你和那群海狸待久了被传染了?”
  
  【泽菲兰】
  他轻吸了一口气,看向你的眼神复杂难言。
  ——随后他帮你叫了两个医疗兵过来。
  
  【奥尔什方】
  “挚友唱的真好听!”
  他的表情格外真诚,似乎发自内心这么想,甚至跃跃欲试地想和你对唱一番。
  
  【沙里贝尔】
  他一直保持着微笑,甚至拖来了奥默里克一起旁听。
  直到后者受不了,对着你就是一个冰三。
  
  【桑克瑞德】
  “………自己人,别开腔。”
  他眼含热泪的望着你,已经做好了土遁的起手式。
  
  【阿尔菲诺】
  “……………”
  阿莉塞在给你鼓掌,还时不时应和几句,他看了你一眼又看了妹妹一眼,最终绝望的拿起了耳塞。
  
  【芝诺斯】
  “…………你……”
  被你吓的一哆嗦的皇太子面色不善的看向你,隐隐发出红光的妖刀扬起抵住你额头,
  “闭嘴。”

【楚留香手游】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全员与你

  【总】
  你找到了以他为主角的本子。
  
  【蔡居诚】
  “师兄师兄!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哼,你能有什么好东西?”
  “这是什么……?”
  他越看越觉得不对,等看到后边他终于明白了,便抬头瞪你,像是很想骂你一顿却又克制住并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来,他抬手点在某张姿势怪异的插画之上,
  “贵客的心愿,我可得尽力满足呢。”
  “????师兄你冷静——”
  
  【邱居新】
  他看了一眼本子,又看了一眼你,这样重复数次他却始终不发一语。
  还是你先忍不住开口:“师兄……?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嗯?”
  他又看了一眼本子,而后轻轻合上,并盯着你难得说了很长的句子,
  “我都记住了……现在就可以试试。”
  他起身向你走来。
  “?????”
  
  【郑居和】
  他慢慢的翻着从你那没收的本子,嘴角一直含着笑。
  你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突然暴起打你一顿。
  他突然抬眼看你。
  “过来。”
  “……我不。”
  “哦?”
  他慢慢站起身,
  “罢了,那就我过去吧。”
  他探手拽住你的衣领不让你继续后退,另一手摸向你的腰带:“那之中有一篇……我和少侠的佳作,少侠可有细细看过?”
     “……师兄你冷静!”
  
  【萧疏寒】
  “…………”
  他翻了一页又赶紧合上,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复杂难言的滋味,
  “……长大了啊。”
  
  【楚留香】
  他拿着你落下的本子,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疑惑。
  “细细想来……少侠也到了这种年纪啊,怪不得。”
  想了想他决定带你去见见世面,便提笔写下了一封信邀你见面一叙。
  
  【胡铁花】
  刚翻开第一页,他便整个人跟被点了穴似的定在了那。
  “呃,胡大哥?”
  你戳了戳僵住的胡铁花,他一口老血喷出来,晕了过去。
  “胡大哥?????你醒醒啊!!”
  胡铁花,卒。
  
  【方思明】
  “…………”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你一眼,
  “你………喜欢这些?”
  “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他趁你慌慌张张的时候一把抽出了你手中的本子拿在手上细细翻看,不一会后又扔回给你,
  “我会的,比这里可多得很……你要不要,试试?”
  他的唇边平添了几分暧昧。
  
  【原随云】
  你以为他看不见你就能逃过一劫,谁曾想他只摸了摸封面就猜出了你在看什么东西。
  “原来少侠竟有这样的爱好。”
  “………啊?不是,我没……”
  “呵~何必害羞呢………”
  他探身过来摸了摸你的脸,声音温柔到不像样,
  “少侠直说便是……我一定会,尽力满足的。”
  
  【南无生】
  “人体画错了。”
  “………啊?”
  “这里写错了。”
  “………”
  你晕头转向的听他讲解了一番你不知道的冷知识,到最后他话题一转。
  “你为什么要看这种蠢货弄出来的东西。”
  他放下手里的书,神色淡然到让你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你若对这些有兴趣……我可以教你。”
  

【ff14】囚徒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复健

         【08.朝日】

  “哦?醒了啊。”
  虽然刚苏醒的人眼中只有一片模糊的光影,但这声音——只第一个字就让人心生厌恶反感的声音——他勉强一笑,压下了心中翻涌的情绪:“光战阁下……”
  他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不对。
  ——手上捆着…?
  “哟~”
  那人在他面前蹲下,拍拍他的脸,
  “刚醒过来就急着演戏呢?”
  耳边被人轻呼出的热气掠过,
  “你不累我都看累了呢~”
  说完那人即时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这才避免自己被咬到。
  “牙尖嘴利的小东西。”
  那人嗤笑一声,随手拿过什么塞进他嘴里,
  “这么喜欢那位皇太子啊?那你怎么就没看出来,那壳里换了个人呢?你还没有我“了解”他呢……”
  那人慢悠悠地说着,好像在逗弄宠物一般轻抚他的头顶,
  “啧啧……真可怜啊,毕竟以后……你也没机会再去了解他了。”
  他愤怒的挣扎起来,黑色的魔导链在白皙的身体上勒出一道道红痕,看上去………
  “帝国大使回国途中遇袭,不幸丧命…………”
  ——诱人极了。
  那人舔了舔嘴唇,
  “所以你呀,就安心待在这里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哟?”
  …………
     【将那个迷恋着他人的人,囚禁起来……】
  【——会发生些什么呢?】
  【真是……令人兴奋到浑身颤抖啊!】
  
想把这个小崽子扒光了
然后……
扔到伊修加德,冻死他(微笑)

【ff14】皮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

  【艾默里克】
  你假装有事要跟他说,然后趁他不注意给了他一拳。
  …………
  “艾默里克!!艾默里克!!!你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
  …………
  最后你看着他的尸体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你为什么这么脆啊爱美丽……”
  
  【埃斯蒂尼安】
  你悄咪咪叫他过来,并恳求他摘下头盔。
  他哼了一声,撇了你一眼——他知道你最喜欢他的脸了。
  然后你拔了一把他的头毛就跑。
  “?????你给我站住——”
  后续是,你被暴怒的大师兄从伊修加德追杀到了多玛。
  
  【奥尔什方】
  你给了他一下子。
  “……嗷!”
  “挚友??你…你还好吗?”
  你泪汪汪地捧着手看他:“你怎么这么硬啊…”
  他腼腆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你:“其实我别的地方……也很硬……挚友要不要再试试?”
  “?????”
  
  【泽菲兰】
  你冲他招了招手,他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来。
  “英雄阁下……”
  你把他的肩甲掰下来就跑。
  “……………?”
  他摸着自己空落落的肩膀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桑克瑞德】
  你用隐遁接近了正在同妹子们谈笑风生的某人,并对着他的腰带伸出了罪恶之手。
  却被他一把拽住,破了隐遁。
  “那可真是抱歉呢,我今天晚上有约了。”
  他紧搂住你不肯让你跑走,用满含笑意的眼神凝视着你。
  
  【阿尔菲诺】
  他看着自己的宝石兽,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沉思良久,他抱起宝石兽,试探着啃了一口——甜的。
        能将蛋糕做成这样也只有那个人了………
  他哭笑不得的将其放下,摸着写有生日快乐的贺卡。
  “真是………”
  
  【芝诺斯】
  “别动!”
  你并不温柔的制止了他,并提出要帮他戴上头盔。
  你目送着他出门去,终于撑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并利索的收拾了行礼打算去红玉海看望朋友。
  …………
  皇太子看着手上做成滑稽外形的面具,旁边的下属一个个都紧闭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跑了?……呵。”
  他攥紧了武器,露出一个带着狰狞的微笑。

#爱美丽是真的脆
#救小弟时不知道可以不打完就跑,老爷愣是扛住了所有的怪

【楚留香手游】少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蔡居诚】
  “哇!师兄欺负人!!”
  你在切磋里输给了他,
  “师兄你等着!我一定要成为第一个穿上那身衣服的人!比你还要早!”
  他愣了下,随后大笑起来,抬手揉乱了你的头发,眼神温柔:“好啊,我等着!”
  
  【邱居新】
  “师兄,张嘴,啊~”
  本着对你的信任,他看都不看就吃下了递到嘴边的东西,随后被辣得脸颊泛红,眼泪都冒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你皮这一下的后果是嗯嗯师兄删了你的好友,并拉黑了你。
  
  【萧疏寒】
  面色苍白的少年看到你后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微皱起:“你怎么……”
  “别这副表情嘛。”
  你凑到他跟前笑嘻嘻地说,
  “这不是说好要给你讲故事的吗?”
  他只好轻叹了口气,纵容又宠溺的摸了摸你的头。
  
  【楚留香】
  “来尝尝这个!”
  故意将点心在他鼻子边上晃了一圈,你绷着笑意,努力睁大眼睛,等着他吃下去后的反应。
  他微微一笑,替你轻轻理了理耳边碎发,声音柔和却又坚定:“不。”
  他不但拒绝配合你还反手把东西反塞进你的嘴里。
  
  【胡铁花】
  你俩练功练的无聊,最后一合计,决定丢下两位竹马偷溜出去玩耍。
  “以后也这样……一起吧……”
  他突然小声说了一句什么,你茫然地看向他,手里还端着吃到一半的米粉:“啥?”
  “没什么……”
  他咳了一声,转头看向他处,
  “我是说,你要不要再来一碗?”
  
  【方思明】
  “明明!明明!看这里!”
  你骑在墙上冲站在院子里发呆的小少年招手。
  他茫茫然抬眼看你:“你……?”
  “快来呀,我们出去玩!”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向你伸出手去。
  
  【原随云】
  “少爷……”
  你叹了口气,将少年的手捧起来替他处理因练琴而弄出伤口,
  “您没必要因为一些不相干之人这样努力的……”
  “你想听的那一曲,我练会了。”
  你一怔,抬头看他。
  他轻轻一笑,唤你的名字:“所以你不必再去茶楼了……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吧?”
  
  【南无生】
  你兴冲冲地跑来,将药材递给他。
  他却没有什么高兴的模样,只随手接过放到一边,捉住你即使处理过也能看出受过伤的手。
  “………你自己去采的?”
  他看了你一眼。
  “……那个,这不是,药房里没了,你又……急着要嘛……”
  “……笨。”

【ff14】少年

1.小学生文笔
2.ooc且雷
3.【你与全员一起长大】

  【艾默里克】
  他唤你小名,然后也不说话,就笑眯眯的看着你。
  你心虚的撇过头去:“干…干嘛…”
  他还是不说话,直到你抵抗不住压力将藏起来的糖浆交出。
  
  【埃斯蒂尼安】
  你将自家新出生的小羊羔抱起给他看,不自觉笑得牙不见眼。
  他扁了扁嘴,小声嘟囔一句:“傻乎乎的。”
  
  【奥尔什方】
  你和他一起扒在墙边看巡逻的骑士走过。
  “我想成为骑士!”
  他的眼睛亮了。
  你想了想,跟着说了一句:“那…我也要成为骑士!”
  
  【泽菲兰】
  你的小伙伴不太喜欢笑。
  直到某一天他见到了教皇陛下。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和难得的笑脸,你叹了口气:“好嘛,我也努力一把,和你一起?”
  
  【桑克瑞德】
  “嘿,今天收获怎么样?”
  “还不错。”
  他看着你挑了挑眉,抹了把脸上的汗,随意丢给你一块糖,
  “诺,意外赠品。”
  
  【阿尔菲诺】
  “这道题……”
  你看了一会,眼皮子就开始打架,索性往桌子上一趴:“我看我是没法陪你去大学了……”
  “………努力一下,你…可以的,相信你自己……”
  他干巴巴的安慰着你。
  
  【芝诺斯】
  “……您又受伤了呀…”
  你小声地抱怨,但还是拿起了绷带替他处理伤口。
  “那群人,哼。”
  他笑了一声,满不在意地模样,随后又不满地单手拽住你衣领,
  “都说了,私下不许用敬语。”
  

【楚留香手游】成全

1.ooc且雷
2.小学生文笔
3.全员与你(算是个不怎么痛的刀子吧…)

  【蔡居诚】
  他还是那副模样。
  ——你从未想过他会找上门来。
  穿着道袍,满脸倔强。
  他看着一身喜服的你,冷笑:“那就祝你百年好合,子孙满堂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再不肯看这刺目的满堂红色一眼。
  
  【邱居新】
  你将要成亲的消息告知于他。
  他擦拭长剑的动作凝住:“嗯。”
  顿了顿,他又看向请帖接着说道,
  “……婚宴,我就不去了。”
  
  【萧疏寒】
  “那人待你可好?”
  他就如以往那般眺望着远处,神色淡淡,
  “这便好。”
  他始终都未向你看来一眼。
  
  【郑居和】
  “这样啊。”
  他看向你的眼神温柔软和,
  “那就……恭喜少侠得觅良人了。”
  他的手举起,又在触碰到什么之前落下。
  
  【楚留香】
  “……小友曾同我说过,要我看清自己的内心,我也这样问过小友……如今……”
  他握着扇子的手紧了紧,眸中情绪复杂难言,最终他只是轻轻一笑,
  “…………这倒是不错,那楚某,便在这里恭喜小友了。”
  
  【胡铁花】
  “啊?”
  他愣了一下,转而大笑着拍拍你的肩膀,
  “好事!这是好事啊!你也该安定下来了!”
  他像是真心为你高兴,喝了两口酒后又接着说道,
  “……婚宴在什么时候啊?过些日子老胡我得去办点事,未必赶得及……”
  
  【方思明】
  “……成亲?”
  他定定看着你,
  “你很喜欢……那个人?”
  你通红的脸告诉了他答案,他沉默良久,终是一笑,
  “恭喜。”
  
  【原随云】
  他笑着恭喜你,并说定会参加你的婚宴。
  只是待你走后,茶杯却随着他不自觉用力的动作而碎裂,指尖被划破凝出血珠。
  ——不会再有人为这一点小伤而大呼小叫了。
  他怔怔地捏着茶杯碎片,忽而嘲讽一笑。
  “罢了…………”
  
  【南无生】
  “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他语带嫌弃,要将你赶走,却又在你要走的时候丢给你一包药,
  “……你旧伤未愈,需细心调养。”
  
  【总】
  他从梦中惊醒。
  抚上鬓边白发轻呼出一口气。
  他竟梦到了那逝去多年的人………
  “若你当真选择了别人……倒也不错。”
  他唇边溢出一丝苦涩,
  “起码不会年纪轻轻……就没了性命吧……”